现在位置 >> E海拾贝首页 >> E海书屋 >> 龙儿传记 >> 疼惜
疼惜
作者: 龙儿
已阅读:5194
    中午的时候和我爸妈因为工作的事闹得有点不愉快,饭吃到一半就弃筷而出。回到工作的地方,蒙上被子趴在床上,生气的我很像一只气蛤蟆,整个肚子鼓鼓的。我知道他们对我是疼爱的,担心我工作做不好。但是那种疼爱让我心里直疼,对我的不放权,对维护他们所谓的主权,我,实在感到压抑万分,苦不堪言。
    不知不觉蒙着被子睡着了,脑海里一直浮现店里的锁事,突然感到身体很不舒服,原来自己趴在折过来的被子上透不过气来,差点没有让我窒息而死。醒了,还是很难受,头一阵巨疼,浑身不舒服软弱无力,再想睡,已经被梦境吵得睡意全无。看看时间,已经昏睡了四个多小时,现在四点半。
    “呤……”电话响了,和我一起的同学看了看号码是北京打来的,心想可能是找邻居的,没有接就去叫她。这几天我的感觉超乎寻常的准,我感觉这个电话是找我的。因为我的摄像机坏了,拿去北京的专门维护站修理,说好下午给我打电话通知我去拿。我不接,头很疼,不想动,是找我的会把电话递给我的。
    “喂,哦……稍等一下。”“你的电话!”邻居说着,顺手把电话从桌上抻到床边我能够到的地方。
    “喂,你好!我就是!”北京那边询问落实着我的名字。
    “你好,你的摄像机我们已经修好了。”
    “哦,那我现在过去拿吧,你可以多等我一下好吗?”
    “我们这里已经放十一的假了,现在只有我一个人在,一会儿我还有点事,能不能四号以后再过来拿。你说今天下午来的,结果也没有来。”还怪我,说好了修好给我打电话的。
    “你不是说修好给我打电话的吗?”
    “你在等电话呀,那你现在过来什么时候到?”
    “走高速应该一个半小时吧!你能多等我一下吗?我急着用的!”
    “好吧,那我等你一下,不过你要尽快过来。我家还有点事!我等你到六点半吧!”
    “七点可以吗?你就多等一下吧,我去了请你吃饭好不?”我想这是最低限度了,都是做生意的,我知道他的心理,好在他还算好说话,答应了这个我觉得都无理的要求。
   
    前几天给我堂哥说好了,这几天我要用车去北京,正好这时候可以告诉他,让他带我去。没想到,这件事成了我夜不能眠的主因,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伤心。
    “大哥,你在哪儿,一会儿带我去北京拿回摄像机吧。”带有半丝希望地我给他打通了电话。以前所有的兄弟中我和他的感情最好,他对我有求必应。世界变化无常,本来快乐的他,人生却发生了重大的变化,虽然我觉得大体没什么,但是他心里总是耿耿于怀。
    “我六点上班。”声音略带些取笑。
    “那你给我找个车带我去!”不得已对他下了命令。
    “我上哪儿找去?”对于一个曾经最疼爱我的哥哥,人生的磨难竟然让他变得如此无情,说着挂断了电话。我知道他就在家里,我也知道他可以陪我去,但是他不管我,事情也只能这样了,我无话可说。
    眨眼间,两行酸酸的泪水已经垂落地面摔得粉碎。
    回忆从前,我们经常开车出去兜风。我在外地上学的时候开学了他会送我过去,放假了还会帮我撒谎向老师请假提前接我回来。我生日会告诉我“蛋糕我买,你不要买了。”奶奶去世的时候他知道我很伤心,非常心疼我。我想要的东西他从来都没有不满足我的时候。找到女朋友了,连我们的长辈都没有见到,先让我看看是不是合适。别人想请他办事的时候怎么叫他都不动,只有我才能请动他,还告诉我要不是我在那儿,他才不会来……这一切,都因为他做生意赔了很多钱,他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慢慢他的个性变了,心变了,整个人也变了,变得不再关心、宠爱我,变得不再想和每一个人联系。
    我曾经无数的鼓励过他,但是他好胜的心不能改变。现在他似乎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我伤心不是因为他不陪我去北京,而是因为此刻我对他失去了最后的信心。我感觉得出,他已经无法再回头。他不会审视自己的得失,仍旧一意孤行。我,永远失去了以往的好哥哥。
    我的头越来越痛,就像前年的脑血管痉挛一样痛。我担心自己会不会犯病,另一方面要急着找到车去北京。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没有消息,最后找到我老舅,终于踏上了去北京焦急的路,这时已是下午五点半。
    在车上,我想着失去了曾经的好哥哥,不免又一阵心痛。激动地按下手机键盘“悲哀!不过我并不怪你,我可以原谅你。没事的时候你想想以前,想想现在。你再看看你的现在,再想想你的未来。”再往下真不知道还能对他说些什么,但愿他能正视自己的错误(不是不带我去北京,而是他失败的原因),早日恢复原来纯真善良的他。
    七点,我准时敲了维修店的门,十分钟的时间完成了我这次伤心的北京之旅。返回的途中,头痛越来越厉害,眼睛已经睁不开,坐也坐不住,只得歪着身子,侧靠在座椅上。我尽量不去想我哥对我怎样怎样,不去想店里的事,看着窗外璀灿的霓虹灯,北京立交桥桥上桥下的车水马龙,感觉自己好渺小。靠近窗子的胳膊抬起,捂着疼痛难忍的头,思想不知道飞到哪去了。
    吃完饭,回到店里,整理床铺,躺在上面,有种如释重托的感觉,这一百多斤摊在床上要不是动的话,还真像……!唉,不说不吉利的话。每当我思绪到了一定的极端,我会提笔写下当时的心情或是写一些令我感触良多的事情。想把刚才发生的事一一写出,提笔之间先在头脑中过滤一次,落笔的时候却不知道该写哪番。写了撒,写了撒,惹得同学在旁臭骂,说我又不搞卫生还制造垃圾。我不言语,在纸上写着一些臭骂同学的话,回看了一下,不禁大笑起来。对此全然不知的同学满脸疑问,“你傻了,笑什么呢?你快睡觉!”一时间心情愉快了许多,看表已经十二点半了,仍没有睡意。
    躺在床上思绪万千,一会儿叹息,一会儿哼哈,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只是不想睡,瞪着两只大眼睛。无奈,同学顺手扔给了我一本她心爱的爱情小说。“我才不看那种东西!”话音未落,书已经到了我的被子上。“看就看,反正也无聊。”我暗想着。谁知一看就是大半本,头一次看这种东西,感觉还挺有意思的。尽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不要逃出书的故事里,结果还是有几次分心走神。拿过手机看看,不知不觉已是凌晨五点半。
    也许会有人像我一样睡不着在网上玩呢?记得以前我有一个朋友因为喝多了没有赶上时间来赴我的网约会,凌晨六点起床开机给我留言,告诉我昨晚他喝多了,回来得很晚,头很痛,留完言又关机去睡。祈祷他也能像我一样睡不着,看看他会不会在?把书扣上,穿上衣服来到电脑面前。刚开机,同学就醒了,“你神经病,干什么呢?”多粗的一个小女人,唉,拿她更没办法。其实我知道是自己不对,不过,我真的心太乱,给不了空白,只有到这里抒发一下连自己都不知的情绪,也许会让自己放松一些。
    很失望,他没有在,这倒也是预料之中的,试想有几个人能像我一样,神经不正常呢?六点多了,我的朋友都在睡觉吗?唉……面对世俗的压力我不知道还能承受多久,回想想这几年,有没有一件事是值得多开心的,有没有一天我是真正像个活人一样过的?
    天亮了,外面起早锻炼的人已经嘻笑个不停。我的电脑,对了,给我的电脑起个异名吧!美其名曰:‘我可爱的老公’哈哈,每次我伤心不已的时候,每次我想要找精神寄托的时候,它都在我身边不知疲倦地陪我,任凭我骂、凭我打,还给我放音乐,让我看书,玩游戏。嘿嘿,这样的好老公上哪儿找去?
    很担心这次又会长时间失眠,但愿我的灰色天空会随今天太阳升起照射世界万物一样,让我的世界也光彩新鲜!
2006-11-8
上一篇:魂牵梦绕 下一篇 :转折
网友评论:共(0)条

发表评论:
您是来自: 网友  邮箱:
验证码
      看不清,请点击刷新     
为您服务  友情连接  开心聊天  给我留言  关于本站
Copyright©2003-2012 www.llx.cn All Rights Resrved
Email:llx@llx.cn QQ:1712929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