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 E海拾贝首页 >> E海书屋 >> 天风专辑 >> 轻快如歌腊斯特
轻快如歌腊斯特
作者: 天风
已阅读:5392

轻快如歌腊斯特

天风(2007820

 

沿着小青河逆流而上,一直走过人迹密集的村庄、麦地、苜蓿草地,进入到一片绵延不绝、不知首尾的林子,这就是腊斯特了。

腊斯特管护所职工们经年累月呆在这儿,种些蔬菜、养些鸡鸭、摘些野果,过着世外桃园般的日子。我们去时洪水已过去近一个月了,可是那儿离河底七八米的桥上还残留着洪水漫过时留下的淤泥,而河岸两边大片的草地都被埋在了沙子下面,管护所职工们辛苦种下的各类蔬菜也没有逃过洪劫,只在高地上留下了一些土豆,而他们养的140余只鸡也有一半被洪峰卷得不知所终,他们招待游客的帐篷被冲走,只在洪水过后找回一个失去了盖子的冰箱,所幸一整冰箱的肉还在。正是这些肉让这些集资创收的管护所一线工人重新振作起了重开农家乐的信心。

青河人常在大水过后捡到奇石,可是腊斯特管护所里却是捡到了比黄金还贵重的蘑菇,他们居然在一截平日里司空见惯的老树桩上见到了8朵羊肚子菌!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羊肚子菌都是稀世珍馐,鲜菇价格就能达到2000-3000/公斤。当这些平日里东奔西跑,吃过巨无霸大杨树菇,也常吃牛杆菌、灵芝菌的管护所员工们真的确定他们见到的就是传说中的羊肚子菌时,他们居然呆了足足半分钟,然后他们小心翼翼采了下来带回食堂做了好大一锅汤,然后人人争相食汤,恨不得一口饭不吃,喝汤喝个饱。

腊斯特到处都是宝,深山里藏着紫的、红的、白的野葡萄,只要你肯去攀就可以采回来,加点沙子糖加点水就能熬成口感酸甜令人回味无穷的果酱,吃这种野葡萄果酱能降血脂,治疗高血压,所以青河市面上野葡萄的售价为18-20/公斤;小青河的水弯弯绕过,静静的水下游弋着五道黑、狗鱼和小白鱼,这些冷水鱼肉质细腻鲜美,无论是烤着吃还是油煎、褒汤、烹菜都是上好佳肴;桦树、杨树杂生于河谷两岸,天一下雨,就是树菇、草菌的丰产季节,有大如桌面的杨树菇,也有串成高塔般的柳树菇,还有毛头鬼伞菇、牛杆菌、灵乏菌等,市价都很贵,最便宜也也比家养的贵了好几倍;再往很深的山里走,就成了松树的天下,听说风光琦丽不可方物,而且还有高高的沙山阻断车路,绕过沙山骑马走一段后马也没法走了,若再想进深山就只能靠步行了,而在那些人迹罕至的高山之巅有常年不化的雪线,雪线之上偶尔能采到雪莲,据说雪莲种类繁多,如水母雪莲、毛头雪莲、绵头雪莲、西藏雪莲等,新疆雪莲在<<本草纲目拾遗>>的记载中被视为正品。以天池一带的博格达峰所产者质量最佳,并且有神秘色彩,据传说是瑶池王母到天池洗澡时由仙女们撒下来的。而疆内所有的牧民都知道饮过苞叶上的露珠水滴,可以驱邪除病、延年益寿,所以高山牧民在行路途中遇到雪莲时,都把它当作吉祥如意的圣洁之物相待。雪莲种子在零摄氏度发芽,三到五摄氏度生长,幼苗能经受零下二十一摄氏度的严寒。在生长期不到两个月的环境里,高度却能超过其他植物的五到七倍,它虽然要五年才能开花,但实际生长天数只有八个月,这在生物学上也是相当独特的。青河地处高山高寒地带,长达半年的冬季,以其零下40来度的气温育出了形态娇艳的雪莲,根黑、叶绿、苞白、花红的雪莲恰似神话中红盔素铠、绿甲皂靴、手持利剑的白娘子,屹立于冰峰悬崖、狂风暴雪之处,构成一幅雪涌金山寺的绝妙画图。当然腊斯特管护所那儿更常见的是长在雪线以下的石莲,它与雪莲是一个种子,只因长在石头缝隙中所以称为“石莲”,药用价值要低好些个档次。清代赵学敏写<<本草纲目拾遗>>时就说"大寒之地积雪,春夏不散,雪间有草,类荷花独茎,婷婷雪间可爱。""其地有天山,冬夏积雪,雪中有莲,以天山峰顶者为第一。"关于雪莲的形态和生境,贾树模一九三六年在<<新疆杂记>>中就有这样的描述:" 雪莲为菊科草本......生雪山深处,产天山、阿勒泰山和昆仑山脉海拔3000以上雪线附近的高寒冰碛地带的悬崖峭壁之上。"汉族人民多把雪莲视为治疗风湿关节炎之珍品;维吾尔、哈萨克族则当作妇科良药。尽管雪莲真品难求,可是那些惯于孤身深入远山求药的腊斯特管护所工人还是没把它看得多么贵重,他们爬山上崖采下来的雪莲只以5/枝的价格对外出售。

不过,腊斯特管护人员们也有他们的精明之处,他们充分利用游客们喜欢野味的心理,推出了野葱、苦苦丁、野菇、茭蒿系列野菜,利用林场獭兔基地、阿魏菇基地推出了烤獭兔、阿魏菇炖土鸡等深加工菜,赢得了大批回头客,开业一个月就挣了一万多元。

腊斯特管护所比起其它管护所来说好处在于它常年通电,气温也不如别外寒冷。在他们这儿种西红柿、黄瓜、豆角、胡萝卜、葱、胡芦、香菜很容易成活,所以他们计划自力更生,自己加工野葡萄酱,采些石莲和其它中药制成药酒,栽种上大批的花卉果木,就地取材布置安装一些木制垃圾桶,也利用杨桦疏朗的生长特点,安放12处面积大些的露天榻榻米、置办好一些吊床和纱帐,做些秋千架,推出看岩画、参观蒙古墓、寻访羊肚子菌、电子模拟篝火圈舞、吉他歌伴舞等一些有特色的野外活动项目,让每一个来到这儿的人真正享受到纯天然的绿色食品、感受到亲近大自然的野趣。李清照说“水光山色与人亲,说不尽,无穷好。”腊斯特只有一弯小河,谈不上水光,山色嘛,也比较突兀,只在一些意想不到的转折处点染着不多的几株杨柳,但是腊斯特还是很美,充满了野趣。与别处不同的是,他们不做草原族文化的旅游,而专做野趣体验游。仅这一点人无我有的创意,就体现着管护负责人独到的见识。

腊斯特的美不是小桥流水,不是富丽堂皇,不是大家闺秀,也不是小家碧玉,它是人间烟火最炽热的聚会,却也是最直观的自然铺陈。人们在树下草坪上铺开一卷毡子再垫上一两床被褥就可以舒展了肢体小憩,看着白云一缕缕飘过蓝天,任树叶筛下的日影斑驳陆离地投射在身上,偶尔有调皮的风逗弄你的头发,听着马路上过往的牛羊队伍以及车辆的声音,腊斯特只沉浸在它自己的时光速度里,让你在它的怀抱里忘却很多烦心事,一任外界繁华或匆忙。夕阳给天空镀上一层金辉时,腊斯特的职工们结束了一天的忙碌,加入到来宾们的游戏里,他们会给来宾表演倒立、摔跤等,令很多久坐机关的人员吃惊的是,居然大部分职工都能倒立在毡子上,大自然培养了他们的豪放,劳作锻炼了他们的身体,所以他们才能做这些让机关人望而却步的高难度动作。夜深了,职工们从火炉里拿来些薪碳,只一会儿工夫就架起了一簇雄雄篝火,这时腊斯特的音乐声与人们的欢笑声才会热烈起来,人们围成圈,跳着各种各样的集体舞,间或发出高兴地喊叫与口哨,人也怪,经这一跳一喊,便忘却了红尘俗事中积聚下来的诸多不痛快。腊斯特的经营者们很聪明,他们号召人们体验野趣的同时,便把许多工作悄悄地化解给了游玩的人,他们的烤肉架前随时挤着跃跃欲试等着在烤架上一显身手的游人,他们的馕坑前总有不散的人在参观烤獭兔的十几道制作工序,它的厨房四面开通,任人参观每一道菜的烹制过程,也不拒绝烹饪高手一展才华。

到了腊斯特最好再去前方不足200的村子里走走,村民多是哈萨克族,也有少数蒙古族居住,村民十分安静地忙活着各自的营生,晚上则回到粉刷得洁白如新的屋子里,尽管旅游之地近在咫尺,可是他们却没有受到过影响,只是偶尔游客兴起,要去村庄里采购些土鸡或土鸡蛋、奶疙瘩时他们才会与来客认真地交谈售货事宜。

即使到了交通工具已很普及的今天,管护所还没有工作用车,职工们平日工作就靠骑马或用两条腿跑,在县里打死也不会坐的小四轮,到了山里也成了宝,据说有面子的人才能坐到司机两边,其余的人关系不错也就是坐在车厢里,没关系的还得靠两条腿走路。

别看管护所里的员工们从早忙到黑,可是他们心里知足,他们说以前的老职工每天比他们更累,可是还没有现在这么好的条件,至少现在的一线职工可以想吃啥就能吃啥,边干工作边挣外快。而老工人那个年代最多也就是耍心眼偷点油吃。听说那时做饭的是一个老大爷,油呀、面呀都由他来保管,年轻人活动量大,吃了晚饭后再饿的话就想再搞点吃的,吃什么呢,当然是油煎的馍馍最诱人了,于是他们会在吃饭时偷偷藏1-2只馍馍,到了掌灯时再两三人一起去找老大爷,由一个人装饿,在外屋喊“大爷,我要拿馒头。”大爷说“好”,这人掩护着跟大爷周旋,另一或两个人就乘机倒油,结果有一次油偷到手了跑回屋子一瞧傻了眼,原来领导突然来视察,正坐在屋里聊天呢,那时职工们就睡在地窝子里,伸手就能够到屋顶,偷油的人急中生智,抬手就把油碗搁上了屋顶,又怕被领导出来时看见,就拿晚上用的尿盆扣上,虽然后来想想有点膈硬,但是想到好吃的油煎馍还是倒在锅里煎了出来,结果油煎馍被众人一抢而空。人穷智短,穷人乱折腾,为了果腹而去行骗今天看来有些不可思议,但那是个物资贫乏的年代啊,再说那些工人那时正年轻啊,所以怎么折腾都是情理之中的事。“人情好,何须更忆,泽畔东篱。”一切的历史都会灰飞烟灭,只有那些关于人的故事才能津津有味地流传不朽。

春到长门春草青,燕过腊斯特脆声鸣。腊斯特就这样迎来送往一批批年轻人,而它永远保住了自己的青翠。杨桦青青,河水淙淙,就这么风和日丽的明媚着,一直到天荒地老。

坐上客来,尊中酒满,歌声共,水流云断。在腊斯特喝酒是不会醉的,刚有薄薄醉意时,跳一支舞唱一会歌也就醒了。喜欢在这儿放歌,只因这儿有放歌的气氛,谁从谁手里拿走了麦克已无所谓,人人都在陶醉地唱,编着词和着曲击掌打着拍子,总之,那份快乐让人沉在酒意里却不会醉去。     

从腊斯特回县城时已是深夜,路上有很亮的两盏灯高照着,车灯下隐约有三五辆车停在那儿,车上的旅客都说:哦,警察在查车了。结果走近了,却是好几辆买活畜的车主在灯下甩扑克牌,不知是怎样的机缘,将这些成天为钱奔走在荒山戈壁的司机凑到一起在这荒郊的马路上就着车灯打起了牌。中国再大,民族再多,可是扑克牌是大家共同热衷的玩法,司机们大约是太寂寞了,所以不管不顾凑堆儿玩了起来。我们越过他们,听到他们低低的只言片语声。“今年肉价一直高,下不来吧?”“管它的,这车羊我少说也挣这个数。”……走过腊斯特管护所再往深处走还有很多深山里都有牧民在放牧,这些牛羊就是从那儿收购来的,除了车载的以外,我们也见到成群的牛或羊被赶着在走,现在还没到转场的时间,这些被赶着走的牛羊一定是被买家买了要去育肥的,想起腊斯特管护所所长自信满满的话:“我们现在已买了80多只羊在育肥,能挣6000-7000元吧,入秋后再收些小山羊,羊皮价格好时就能把收羊的钱挣回来,肉是净赚的。”青河的山山水水间蕴藏着很好的致富空间,腊斯特这样一个不起眼的地方尚且能运出一批又一批的活畜,其它地方更不用说了。

    管护所的人曾盛邀我们在那儿体验夜静天高以及晨光初显,可是很多中年人婉拒了,说不如回家洗洗涮涮,不想回的人只好随车回了县城。岁月之磨,粗粗一转人心已是一片粗糙,人到中年后,谁还肯把子夜的星子数来数去?夜深沉,腊斯特一派安详地睡去了罢。明天,他们又会迎来新的客人。

2007-8-21
上一篇:驴友的套查干郭勒湖之行 下一篇 :没有了
网友评论:共(1)条
来自:威海  的网友:绿茶   发表于:2008-1-15 10:40:14

  哈哈,馋死我了

 




发表评论:
您是来自: 网友  邮箱:
验证码
      看不清,请点击刷新     
为您服务  友情连接  开心聊天  给我留言  关于本站
Copyright©2003-2012 www.llx.cn All Rights Resrved
Email:llx@llx.cn QQ:171292983